“月光很美,我很喜欢你。”
扩列请私聊。
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透明。
沉迷小先生。

俺没有忘记lof密码。但已经没有恋爱脑辽。……


操。操。用什么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牛逼。


我真的可以🐍爆。

對了,圖是自己截了之後改的。禁二改二傳不然我neng死你。冷冷

对不起我没忍住p了……。p2原图。
呜呜呜呜妈妈我想搞他!!!!跪求太太们写文吧,这谁顶得住啊!!!

老规矩。禁二传二改抱图吱声留下爱心。爱你们么么哒。

是bill试妆,眼罩找不着。8好意思,我来丢人了。

禁二传二改,抱图吱声。
悄咪咪求一下小红心推荐和关注。
会做其他人的图。

授权请私聊。(?)

假如你的搭档是个O?

了解一下。太他妈好吃了。


阿大南:

 ABO,双A,有车,OOC预警


撸了一个短篇,小学生文笔


请勿上升正主,本人圈地自萌



德云众人都以为孟鹤堂是个Omega,脸儿圆圆的,大双眼皮忽闪忽闪撩拨的人心里直痒痒,小嘴儿粉嫩,笑起来倍儿好看倍儿甜。


那会儿啊好多人都看上孟鹤堂,想标记成私有物,可惜早好几年人看上了一传习社的小胖墩,是A可长的有些寒颤,本人也声明了,一心扑向相声文化艺术,慢慢动心思的人少了,也就不了了之。


这小胖墩那时候还是周航,刚跟上孟鹤堂有些不太适应,总觉得跟人有些不对头,每次看人眨巴眨巴大眼睛的时候又说不上来。磨合期那段时间周航摸不准这角的发情期,总是提着心吊着胆,万一自个儿控制不住酿成大祸就完犊子了。结果人到了发情期压根不出门,面也不见,从宿舍门缝钻出来不知道一股什么味儿的信息素,周航也庆幸,得,这样挺方便,有效避免尴尬。


慢慢小胖墩拥有了姓名,德云社弦师兼孟鹤堂搭档,捧哏演员周九良。


周九良初入二十啷当岁,对O信息素格外敏感,多亏社里大部分O都被标记了,让周九良了点保持理智。说来奇怪,周九良对哪个O的信息素多少都有被吸引,唯独对自个儿搭档,提不起来一点兴趣。偶尔孟鹤堂发情期的时候周九良也闻到过,很奇怪,这味道没带着勾人的味儿。


周九良好奇心到顶了有次偷摸悄摸到人家门口,还是熟悉的不知名的味道,还没待周九良提鼻子细闻,耳朵就听见浅浅喘息,周九良哪见过这个,味儿勾不起来兄弟,声音能啊,涨红一张脸摸回自个儿床上,泄了两把才睡去。


周九良最瘦的时候越来越感觉搭档有些与众不同。上一秒还在台上使活皓齿咬唇,眉目带情,身娇体软,下一秒脸色就沉下来。比如说现在,周九良和老秦正在角落抽着下班最后一根烟,眼神儿往场子里一扫,看着他搭档抿嘴靠墙休息,眼皮半拢,从眼角沁出的压迫感让人心颤,孟鹤堂似感觉有视线瞟他,睁大了双眸眨巴两下眼睛笑嘻嘻的看向周九良。


纯情代替了压迫感。周九良觉得这人不简单,敢情楚楚可怜惹人爱的小白兔是装出来的。


天儿已经黑透了,北京的夜晚看不见星。今儿七队团建,周九良下班没看见孟鹤堂有些好奇,转头问老秦


“见队长了吗”


老秦摇摇头胳膊架人脖颈把人往车里塞。


“看这会儿八成到发情期了,早点回家早点省事儿。”


周九良舔舔后槽牙,搂上老秦腰笑呵呵的


“我就不吃了,最近肚子不舒服,先回了,明儿你别迟到赶场子。”


老秦撇撇嘴撒开手坐上车跟着大部队吃饭去。周九良蹬自行车到家门一摸口袋,坏了,没带钥匙。这下咋整啊,干。周九良摸出来手机,翻遍了联系人也就孟鹤堂在家,七队整个团建,你说这事儿闹的。


周九良到了人家门口,提鼻子闻了半天没闻见信息素的味儿啊,皱着眉,发情期这人不在家跑去哪儿了,掏手机打电话,隔着门隐隐能听见屋里手机铃响。周九良眉毛都快打结儿了,在家?电话通了,电话那头嗓音沙哑,像是饱受情欲


“喂?”


“孟哥,今儿团建您去哪儿了?”


“哦....我发情期到了..没法去了,待我跟他们说声抱歉,下次一定补偿啊。”


周九良听人带着些勾人的尾音,捏手机的手骨节泛白,唇角勾笑。


“孟哥,我今儿没带钥匙,晚上能借宿吗?”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回绝到


“..我这不太方便啊...你跟老秦挤一挤吧,我..”


“我在您家门口呢。”


“...”


电话压了,没一会儿房门开,孟鹤堂脸上看不出来一点儿在发情期的痕迹,甚至平常小白兔的招牌笑脸都没有。周九良进屋坐沙发上,毫不客气的给自个儿倒杯白水,挑眉悠悠看向双手环臂倚着门框的人。


“孟哥这是发情期结束了?”


孟鹤堂咧嘴啧了声,从衣兜掏出来盒烟,倒出来两根,给人扔过去一根自个儿叼上,摸出来打火机啪嗒点燃,双指夹烟,走两步懒洋洋的瘫在茶几旁的太师椅里。开口声音低沉慵懒。


“行了,就别调侃你孟哥了。别忘出传孟哥就挺感谢你。“


周九良起身到人跟前儿,双臂撑着两边扶手,把人圈在自个儿影子里,微微附身压眉眯眼,脸对脸。


“可以啊,蒙了你搭档我七年。早知道你是个A老子也不憋这么长时间了。”


孟鹤堂一挑眉,掀开眼皮儿看人,吸了口指间烟草,放出自个儿真正的信息素问。


“要打架吗?”




车见评论


信息素味道来源巴宝莉伦敦男香,是我一直在用的香水。


第一次写ABO,有什么不正确的望指出

关于新坑

……如果要真正写的话这篇其实会很长。说是想几篇之内完成,因为我怕写长了之后我会忍不住弃坑,我懒。前面铺垫不够也会导致你们看的莫名其妙,所以这篇如果完成了之后,你们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尽管在评论区里提问,这一个就当做是提问箱啦。


用枪抵住心脏(一)

#杀手良x黑客堂#

#有点沙雕#

#au无法避免有些ooc,乐意看就看吧#

#预计几篇内结束这个系列#

梗来自知乎id:乐一

“这是你要杀的目标”

“先生,那是我的爱人”

“所以呢?”

“要加钱”

“砰!”

周九良眼疾手快拿起上好膛的手枪往刚刚被自己撂倒在地还想偷袭的目标开了一枪。

喷出的血色溅落在手上,周九良嫌恶拿出手帕擦拭掉那抹红,蹲下拎起打斗时散落在地的文件包快步走出巷子。

周九良是个杀手,冷血无情,从小就被丢在孤儿院,十岁的时候孤儿院倒闭,又过上了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吃过别人丢的剩饭,捡过垃圾,跟狗抢过吃的,手臂上那几条伤痕就是那只狗留下的。就这样过了两年,被师父捡回家,干些杂活,师父看他天赋不错,给收做了关门弟子,小孩没名字,随师父姓周。少年脑子转的快,再加上肯卖力,小小年纪学的比他几位师兄都好。一晃眼少年人长大,被师父丢出门让他滚去自己养自己。被丢出去的周九良倒无所谓,反正想找的人总能找到他。

不管杀谁,给钱就做,没有组织,身边就一个姓秦的朋友。

今天是搬家的日子,临时接个活差点耽误时间。“嘶”脸上添几道彩的周九良咧嘴舔过嘴唇,看了眼手表抬手拦下辆的士忙往旧居那赶。

跟搬家公司约了下午三点,还有十五分钟。所幸这地方离家也不远。“麻烦开快点,有点急事,加钱”司机抬眼瞄了瞄内后视镜映出那脸上带淤青的人有些紧张,该不会遇上黑社会了吧?

周九良本来闭眼想借这机会眯会,等了一会司机没理会他,蹙眉睁开眼,正好与司机的眼神对上了。司机慌乱的收回眼神,一路飙车到了地方。周九良打开钱包抽出张绿色递过去,司机一副要接不接的样惹得周九良不耐烦直接塞他手里走人。

呆滞的看着钱刚想开口却发现人早就没影。“…我只是想说给少了”就当自己上这溜达了吧。司机欲哭无泪的开车走了。

周九良又低头看了眼手表,恰好三点。手抹把脸想清醒清醒,一个没注意碰到伤口,忍不住爆句粗口。“操,真够清醒的”

……

等搬完到了新家都已经将近七点。将最后一件小家具搬上来,周九良快累瘫了。掏出钥匙刚想进家门,对面的门倒是开了。

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往这边瞧,头上顶着小卷毛有些塌,正乖乖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身上穿件墨绿色背心倒衬得人肤色更白,周九良第一反应是摸身上的手枪,第二反应:“哦,不过是个大学生”,差点掏出凶器又给塞了回去。

两人沉默的对视几秒,最后还是那个“大学生”打破空气里弥漫的尴尬。

“您好,我叫孟鹤堂,是住在我对面的吗?”

周九良心里吐槽这大学生是不是脑子缺根筋,这么多东西堆在门口还问这种问题,不过人家主动搭话了,他也不好不说话就回屋。

“周九良,嗯”

两人又对视几秒,周九良有些烦躁,挠了把头上的钢丝球,打开家门把东西拿进去就关上门。关门声很大,吓得站在门口的孟鹤堂一抖。

孟鹤堂也回了屋里,刚才脑子一抽问出那种问题他也觉得自己脑子是被太阳晒出什么毛病了,嘴里还嘀咕着埋汰新来的邻
居。

“字是要钱吗一句话都不多说,穿的这么老土脸上还有伤,指不定刚在哪跟人打架,还冷冰冰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孟鹤堂也挺烦的,他前几天才搬来,早就想买空调了。本来以为对面会有人住想着拜托下邻居帮忙装个空调。

结果对面没住人今天才来一个,看上去还不是会搭理自己的主。刚刚还给人留下一种自己是弱智的印象,这下想找人帮忙都难了。可自己装空调也太麻烦了吧。

随手在冰箱里拿出已经喝掉一半的可乐,呲了气的可乐只剩下一股腻人的甜味,冰凉的液体流进喉道里把最后一丝夏天的热气也给带走,顺道把从下午就开始被阳光晒到脑子昏沉的孟鹤堂喝清醒了。

“刚刚那人拿出来的是枪吧?”虽然只露了个角,孟鹤堂都见过多少次这玩意儿,再记不住那就真成脑缺筋了。

“这周九良,不简单啊…”孟鹤堂拿着可乐往书房里走,桌上就简简单单的放了台电脑,旁边还有些看上去奇奇怪怪的机器。

孟鹤堂坐在老板椅上,手指在键盘上轻敲几下出现一个黄色网站,底下还有个“丈夫太*怎么办…”的广告。

孟鹤堂每次登录都想打老板一顿,好好的非得搞个色情网站作为登录地点,公司高层是疯了吗。输入密码和专属序号,成功进入暗网,那些个岛国小电影也消失了。孟鹤堂打了几行代码,跳出了份关于周九良的资料。

“…公司”

“总经理”

“三十一岁”

“……”

这份资料有点平淡过头了,从小到大的经历都普普通通,连小学得奖都没有。孟鹤堂望着电脑那份资料倒是起了兴趣。假资料啊,遇上对手了。

孟鹤堂是个黑客,常年窝在家里,早期跟黑猴子肤色差不多,就是种类不同。如今倒是被养的皮娇肉嫩。一点运动都不想沾,一副弱不禁风样走出门总被人以为刚高中毕业,刚二十八岁也没想过找个女朋友,总觉得女朋友这种生物太麻烦,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找个女朋友不得把俩人折腾死?总不能害了人姑娘啊。

孟鹤堂低头玩起自己的手指,看上去呆呆的。也不知道脑子里在动什么歪心思,关上电脑准备去洗澡。
明天再说吧,今天困死了。双臂举过头顶伸了个懒腰,露出半截好风光。微眯眼眸嘴里打着哈欠就进了浴室。

半响过后孟鹤堂才从那热气腾腾的地出来。“差点在里头睡着…”眼睛都快睁不开凭借最后意志回了房间倒在床上不出三秒就睡着了。

我来开新坑了…(慢吞吞)看看能不能一周内填完,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不要催,会起反作用。文笔不好见谅。保证he,磕小甜饼的放心看吧。估计全系列都挺甜,暂时想不出哪里可以虐。(嘬.jpg)